•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过年啦!过年啦!忙碌了一年,今天是2011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就忙

  •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发展战略


    太阳公公果真收到了我的请柬,一早就来了

    时间:2017-06-10 13:18

    也许他考虑的是值不值,而我考虑的是该不该。今天,他决意要卖房,我据理抗争。也许若干年后,房子会贬值,一文不值。但是,那个房让我们一家告别无家可归的日子,让我们结束了屈辱,燃起新的希望。有那个小房子在,我有根,我有魂,我有避风港。)
    独自站在
    漆黑、漆黑的十字路口
    看不到前方
    找不到来时的方向
    利益面前学会谦让
    邪恶里播种善良
    绝望中选择坚强
    可依然——
    茫然不知方向
    谁能——
    借我慧眼一双
    帮我看清正确的方向
    谁能——
    为我把柳笛吹响
    指引我走出迷茫
    谁能——
    给我把灯点亮
    伴我走向光明的地方
    漆黑——
    漆黑——
    依然是漆黑——
    我裹紧单薄的衣裳
    脚步不能再徘徊
    心不能再傍徨
    凭感觉抬脚
    摸索中前进
    无论荆棘,还是顺畅
    不管羊肠,还是康庄
    勇往直前
    奔向梦想的地方
     
     
     
     
      太阳公公果真收到了我的请柬,今天来赴孩子们的盛宴。昨晚睡前还是雨绵绵,今天却是一个大晴天。刚走进办公室,就被欢悦的孩子们赶出来,还美其名曰:租用我的办公室做更衣室。“无家可归”的我,只好跑到领导办公室,打开电脑,让歌声在校园回荡。
       8点多,哨声吹响,大家赶紧集合,会场上,孩子们个个笑容满面,穿着自己最美丽的衣裳。嘹亮的国歌声拉开了入队仪式的序幕,在老师的指挥下,一年级的孩子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到会场前面,满脸笑容的老队员给他们戴上鲜艳的红领巾,心潮澎湃的新队员高高举起拳头,庄严的宣告誓言。
       一年级的合唱《快乐的节日》唱响文艺汇演的序曲,在这群山怀抱、偏僻的小山村,没有演出的服装,没有舞台,没有音响设备,没有伴奏……但孩子们还是尽情的唱着、跳着、舞着、笑着……来庆祝自己的节日。
       最可爱的是学前班的一个小演员,她走到观众面前,羞涩的不敢表演,张老师怎么劝,是羞涩,还是羞涩……我急中生智,跑到她的面前,“来!你跳舞,老师给你拍照,同学们给点掌声!”在我的引导下,同学们的掌声中,她翩翩起舞,舞得那样天真、那样的可爱……
       二年级的舞蹈《套马杆》把我们的文艺汇演推向了高潮,她们没有经过专业老师的指导,没有受过舞蹈方面的训练,纯粹自学,她们动作柔美、自然又和谐,丝毫没有矫揉造作。孩子们的节目个个精彩,超出了我们的预期。由于忙于迎省检和条件所限,(我们这个没有专职的音乐教师)孩子的节目我们没有指导,没有彩排,也没有给他们充足的准备时间,孩子们的表演才能却让人惊叹。
        观众们也眉飞色舞,不时的鼓掌,一起把快乐分享。我们被他们感染皱纹也舒展,也都笑开颜,仿佛年轻了二十年,风采依然。我和小同事忙的不亦乐乎,一会跑到演员的前面,一会跑到后面,一会左,一会右,我们要让孩子们的美好定格。虽然我们没有摄像机,没有照相机,我的手机的像素也不敢恭维,但我们还是努力捕捉最美的瞬间,记录最纯真的画面,留作纪念。
              孩子们节日快乐!我们一起携手迎接美好的明天!
     
    第28章 默认分章[28]
     
    真假难辨
        灯慵霓虹倦,偶有汽笛现,轻轻地关上窗,放下帘幔,一轮明月把银辉洒在我的窗前。
        突然,鞭炮声响起,打破深夜的静寂,偶有烟花绚烂与鲜花争艳。不觉一头雾水,今日并非良辰佳节,为何鞭炮不断。难道是谁的亲人故去,在追思吗?不对,没有唢呐声,没有锣鼓声。何况整个山城炮竹声此起彼伏,你方放罢,我方登场,喧闹不断。正在客厅看电视的老大,大喊:“今天是什么节日呀?”“不知道,你看看信息历”“闰四月十四。”四一四,谐音为死要死,莫非是为了逃过传说中地球爆炸的劫难,而放鞭炮把恶魔驱赶……过了午夜,喧闹声渐渐远去,我在胡思乱想的疑惑中渐渐入睡。
       清晨带着一个大大的问号坐上开往单位的班车,一上车我迫不及待的问:“昨晚为啥到处放鞭炮啊?”曹姐说:“据说保定的一座奶奶庙倒塌了,将祸及童男、童女,为了驱赶邪气放鞭炮,小孩子要吃桃儿罐头逃过劫难,还要系上红线,把孩子牢牢栓住。”一车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有的说是易县的娘娘庙倒了,有的说是灵丘的,有的说是我们县和易县交界处的……众说纷纭,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准确答案。
       寺庙倒塌是自然现象,何故大惊小怪。寺庙是否真的倒塌,谁人真见?何况神灵法力无边,定会庇佑人们平安。如果放鞭炮真能驱赶祸患,吃桃儿罐头真能逃过劫难,系上红线真能把孩子牢牢栓。那为了人类少点劫难,我也追风,把那炮竹燃。我也抢购,为厂家做贡献。我也把红线系到孩子们的手腕,保孩子的平安。哎……我也是乱语胡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