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过年啦!过年啦!忙碌了一年,今天是2011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就忙

  •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关于我们


    仰望着别致的倾斜的塔尖想到那个美丽的传说

    时间:2017-06-10 13:07

      仰望着别致的倾斜的塔尖想到那个美丽的传说:古时候此地有一对青年男女,男的是能工巧匠,女的也心灵手巧,二人在搞对象时打了个赌,男的一夜之间盖座塔,女的一夜纳双鞋底子,以鸡叫为限,看谁先干完。女青年先干完后,学了声鸡叫,快要完工的男青年一着急,把塔尖安按歪了。千年的赌注不也是千年的爱的绝唱吗?摸着着历经风雨洗礼的千年古塔,似乎还散发着浪漫的气息,那个俏皮的妩媚的女子,一定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心中的恋人吧,他一定也深情凝视着那个可爱的女子吧。他们一定正望着这巧夺天工,独一无二,别致的千年古塔。庇佑天下的有情人平安、健康吧!
       “我们该回家了?”我缓缓地的转身,眼睛还不舍的打量着这玲珑巧妙的千年古塔,经过人们的修缮正焕发着别致、律动的韵味,但那千年的苍松却在文革中被无情的砍伐了。如果那千年的苍松还在,一定古木参天了吧?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清风吹过,阵阵松涛,和着清脆风铃,一定会奏出最和谐的仙乐吧。不过,泰山宫内的小松树已经碗口粗了,我想在大家的关爱下,几年以后,一定能听到松涛与风铃合奏的天籁之音的。
     
     
     
      爸爸的手
    这是一双粗糙的手
    是这双手在地里刨食
    养育我们长大
    这是一双龟裂的手
    是这双手
    摸着废铜烂铁
    挣钱养家
    这是一双智慧的手
    是这双手
    握着我的小手
    写出人生一撇一捺
    你伸不直的手指
    为我们撑起一个幸福的家
    这个天空虽然不很大
    对我们来说
    已经足够啦
    而今
    儿女们已经长大
    梦想追着在天涯
    年迈的您
     
     
          正在上课,“海霞下一节有课吗?”领导问。“没有。”“那你看着学生,让他们给办公室搬煤。”“好的。”“告诉他们注意安全。”“行”。
         下课铃响过,我匆匆走到办公室。哈哈……三、四年级的学生已经开始搬煤了。急忙跑进办公室,孩子们有的用手搬煤,有的两个人用化肥袋抬煤,有的用簸箕端煤,我负责把煤整齐地放到墙角处。一会儿工夫,屋里尘埃飞扬,煤尘漫舞。孩子们一个个国宝似的。还好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个大课间,竟然一堆煤,都搬到了各个办公室(锅炉房)。
           孩子们走后,我急忙把地扫了一遍,看看锅炉的火——不旺,赶紧蹲下身子,用炉钩把残存的一个炉箅勾起,用小铲子把炉灰一铲铲的放到簸箕里,以便煤能够充分燃烧。哎…!这个破炉子的炉箅坏了,如果不用小铲子一小铲一小铲清理煤灰,炉灰没办法清理。
          忙完这些,脱下羽绒服一看,上面到处是灰尘,再照镜子一看,哈哈……我成了两袖清风、铁面无私的“包公”了——可惜头上没有月牙儿。我这个没有锅炉证的人,竟然能把锅炉烧的一冬天不灭,教室里的暖气竟然没有冻,不容易呀!
         哈哈……忙把办公桌擦干净,把脸洗了一把,涂点郁美净。纵然是洗面奶洗净,拍点柔肤水,涂点保湿霜,擦点增白的,铺点粉,来上一层防晒霜。也经不住浓烟、灰尘的青睐哟!心思小资,眼羡白领,未成白领,变花猫。哈哈哈……管它呢?本人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