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过年啦!过年啦!忙碌了一年,今天是2011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就忙

  •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联系我们


    花比人瘦人比花俊

    时间:2017-06-10 13:20

     对于这个节日,已没有祈盼,没有欣喜,亦如每一个工作日。早早的来到单位,跑到同事自费安装宽带的电脑前,去追逐时尚,和青春热情的小刘学习网络购物,购几支毛笔,等着给孩子们写奖状,呵呵……从今年写奖状的接力棒传到了我的手上,虽然写的不咋样,有求必应给同事领导帮倒忙。
     
    正在痴迷网店,咨询有关事项,搭档走来说:“孩子们邀请我们去教室。”离开电脑,和搭档走进教室,孩子们立刻起立。齐呼:“老师节日快乐!”顿时暖流涌现,眼中酸涩……刚刚翻建的宽敞明亮的教室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气球,黑板上画上美丽的图案,写满了真诚的祝愿。我和搭档已经和孩子们相处两年多了,这两年有欣喜也有惆怅,明年他们将告别小学生活,去追逐梦想……我的搭档说着感谢,我掏出手机把孩子们纯真的心意和甜蜜的笑容,转化成照片,把美好定格,把爱珍藏。几句感谢以后,我们离开教室,还孩子们一份自由,给他们一个空间,让他们在小学的最后一个教师节载歌载舞欢乐地渡过。
     
    在电脑前坐了不久,那帮可爱的孩子又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个活波的澳辉神秘兮兮的走到我身旁,把我拉出办公室。 突然,花瓣和彩纸从天而降,飘到我的头上和身上,此刻,该是鱼尾舒展,笑靥深深吧。志海正好从我的身边经过,“海霞,头上开出花了……”呵呵……花比人瘦,人比花俊,似乎又做了一回新娘。
     
                               谢谢孩子们!愿你们健康、快乐!
     
     
      青玉案——中秋遐想
    炊烟袅袅尘沾露
    雨丝静
    清风驻
    皓月当空笼薄雾
    一丛花影
    两棵桂树
    惹得神仙妒
     
    满桌野味香盈箸
    一炷香飘广寒处
    寂寞嫦娥忙赶路
    手持银练
    怀拥玉兔
    飞向人间住
     
    英俊小生老师修改后的词
    炊烟袅袅千家户,
    雨丝静 ,
    清风驻。
    皓月当空笼薄雾 。
    九州花艳,
    一腔情愫。
    惹得神仙妒。
     
    满桌野味香盈箸 ,
    笑语频传人生路 。
    寂寞嫦娥应有悟。 
    手持银练,
    心衔玉兔 。
    飞向欢歌处。 
     
     
      一不留神,把祸闯。右膝积液又肿胀,行动不便,街没法逛。幸亏学会网购,不缺衣来不少穿,可惜卡里的钱一个月就网购光。一月之后,我的右腿基本恢复健康,今天就到街上逛。
    呵呵……说走就走,干完家务,穿上花衣裳,带着女儿来到街上。走出50米就闻到了红薯的清香,难抵诱惑,掏出钱来买了八两。边走边吃,也不再注意形象。(本来也不是温文尔雅知识分子的摸样)。一会儿看到时常光顾的理发店,女儿说:“我要去理发。”那我就奉陪吧。一进店门,店主笑脸相迎说:“今天休息呀?谁理发?”我指指女儿。今天的小店很清静,只来了我们娘俩。店主说:“你的头发该烫了,去年你烫了发,多好看呀!”听到赞美,心里乐开花。手也痒痒的,想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用到美发上。转念一想,年初立下誓言,出现银丝前不再把头发弄成红绿黄,也不会追逐时尚,穿的两个大襟不一般长,露个肚脐眼不怕着凉。人到中年,美与丑已不放在心上。唯有健康,才是我努力的方向。于是,婉言谢绝店主的建议。
    女儿理完发,出了理发店,继续前行,想去商场买件过冬的衣裳。可女儿一定要去阁院寺看看那些文人墨客的大作,我欣然应允。
    一迈进阁院寺的大门,就嗅到了幽香。阁院寺的房子古色古香,红柱青瓦,保留着如初的摸样。绿绿的草坪,窄窄的小路,只只黄蝶在飞翔。古松参天,黄柳摇曳,却听不到古钟的声响,(阁院寺正在重修,不对游人开放)。踏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望着头顶飘着的白云,嗅着不远处飘来的墨香。心儿顿时豁亮,没有了浮躁,没有了狂想……一堵旧墙,把喧嚣吵杂阻隔在墙另一边的街上。
    我和女儿来到闻钟书院的门前,一尊雕像立两米开外门的正前方。我和女儿转到塑像前,不出我的所料,果然是至圣先师——孔子。女儿双手合十,不知嘴里念叨着啥。然后,我们轻轻推开闻钟书院的门,轻轻的走到殿内(这儿原来是一个正殿,现在是文人墨客集会的地方,对大家开放),一进殿就看到一位60岁左右的老人(我不知道老人的名字)在练字。我悄悄地走到他的身边,静静地看他如何入笔,走笔,收笔。他似乎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到笔尖,似乎把字刻在了布上(他在用金粉在黑色的绸布上写字)听着他的呼吸是那样粗促,(从他的呼吸感到他挺费劲)看着他认真专注的摸样,再扫描一下桌上那些金光闪闪的奖杯,看看墙上挂的一幅又一副的作品,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我悄悄离开老者的身旁,凑到展示柜前,那里展示着我们县著名的文人墨客的大作,我被刘文焕老先生的一幅作品深深吸引了,他的楷书绝对是蝇头小楷,整篇布局合理,苏轼的前赤壁赋600来字,一气呵成,看不出哪儿是承接,哪里有停顿。(其实我不懂书法呵呵……)我只知道他的一幅3000多字的作品,润格费是36万。我的心一颤,可是,当今社会有几人耐得住寂寞,静守着那淡淡的墨香,一年又一年。“妈妈!我们该走了?”女儿轻轻呼唤我,我走到练字的老师身边,轻轻说了一声:“您练吧,我们走了。”
    伴着即将落山的斜阳,又融入车水马龙,喧嚣不断的城市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