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过年啦!过年啦!忙碌了一年,今天是2011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就忙

  •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新闻中心


    没有自由的我尚还如此坚定不移的做这个伟大的事业

    时间:2017-08-24 18:43

     
      
      “你认识我啊?”
      
      “嗯,你是我的下下下线,我们中间隔着刘伟,老周,你入了七份单,晚上不住这里,来回都是骑着摩托车,你开过饭店!我们这座楼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你的,只是没有机会说话。”王娟如数家珍,呵呵,没想到自己还这么出名,都怪自己整天骑着个摩托“突突……”地响!
      
      “李老师的能力真强,才半个月时间,不算你的另外六份单,你下面都有六份了,而且是两条腿一起走路,厉害!”对自己了解得这么清楚,哦!明白了,我可是她的下线啊,李飞心里这样想。
      
      “不行,不行,跟别人比还早着呢。”李飞谦虚地说道。
      
      “我都比你早干两个多月呢,可我还没有你的业绩好。你的第一份钱到了,什么时候去领吧,昨天我去甄老师那看到了你的存折了!”
      
      “是吗?哦,好吧,改天去领吧。”
      
      “李老师今天来这有什么事?”王娟也看出了我是有事而来。
      
      “唉!怎么说呢,我有些张不开口。”
      
      “有什么张不开口的,你说吧!”王娟倒不在乎。
      
      “我问你你可别生气啊!”李飞让她作保证。
      
      “好,我保证不生气,说吧,李老师,”说着王娟做了个举手发誓的动作。
      
      “外边有关你的流言飞语你听说没?和杨老师的。”李飞试探着问。
      
      “哦!是这啊,知道,早两天就听说了,不用管它,传着传着就传没了。”她竟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究竟有没有吧?”李飞有些着急地问。
      
      “你猜一猜有没?”
      
      “我想应该没有吧!可是怎么传出来的呢?”李飞还是有疑问,应该把事情搞清楚啊!不然不好给杨二嫂解释。
      
      “是这么回事,那天我,杨老师,邢老师,还有一个杨老师老家的一个新朋友在一起说话,陈老师说等第二份单封顶了,他就请大家去上海旅游,我就接着杨老师的话说,你请大家都去上海,那得花多少钱啊,还不如只请我一个去上海呢,我陪着你去东方之珠最高处看上海。就这么多,怎么会传成我勾引杨老师啊,莫名其妙!要是那样的话,把我男朋友放哪去啊,我男朋友长得可帅啦!”王娟说起她的男朋友脸上流露出幸福的表情。
      
      看样子这真是误传了!好在王娟对此一点都不在乎,李飞也没有必要再做无谓的安慰什么的。
      
      “我给你说一个真正的不好的事儿,是我团队的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李老师,我给你说说,看你能不能帮忙想个好办法。”王娟看起来有些发愁的样子。
      
      “什么事?”
      
      “我的下线王巧,患有乙肝。这种病传染人!”王娟神色凝重地说。
      
      “乙肝,妈啊,真的假的,听谁说的啊?”李飞有些愕然了,这乙肝可是个非常容易传染的病,在课堂上人那么密集,赶巧的话,一传就会传一大群。前几天她还去自己那儿呢!
      
      “这可是真的,是王巧的一个下线告诉我的,我起初不信,后来实在忍不住直接去问的她,她也承认了,她现在已经是大三阳了!”
      
      “啊,这么厉害啊已经,你让她回去看病啊!”李飞都为王娟着急了。
      
      “她说,她近两年打工的钱都扔在这里了,手里也没有了钱,前天她还向我借了100块钱呢。因为干传销的事情,她跟她家里的人闹翻了,现在她家里的也不管她了,叫她不要回家!省得传染家人!”
      
      “…………”
      
      “…………”
      
      “那就暂时先把她隔离了吧,你得为大家伙的健康着想!”无奈的李飞给王娟出着无奈的主意。
      
      “也只有这样了!唉……”
      
      从王娟那回来的路上,李飞的心情很沉重,王巧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天知道!唉……这传销,可把她给毁了!
      
      赶快把王娟“勾引”杨老师的真想告诉“杨二嫂”!李飞怕夜长梦多,会闹出什么不好的负面影响来!
      
      早上,李飞出门的时候,张凡打来了电话:“哥,我有三个朋友中午要到何庄,你中午去那儿吧!”
      
      “啊?三个!这么多一下子!”
      
      “这几个人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很强,要是他们入了单,以后会省我很多事。”
      
      三个,一下子就是三个!这丫头厉害,一邀约就是三个,真有大将风度!但李飞还有些替张凡担心!第一次邀约人,千万别黄了,要不,这丫头的自信心该受挫了!
      
      “准老婆”的事是大事,李飞匆匆吃了早点,便一路驱车前往何庄去了。得做好准备工作。
      
      到了何庄,还没有开课,李阳他们几个下去听课了,别的房间里也没有人,他打开那间没有住人的房间,躺在地铺上想休息一下。
      
      唉!做这个太累了,虽然不是什么体力活,不过心太累。从新朋友来的那一刻算起,每时每刻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陪听课,解疑难,跟进,会后会,找成功人士听分享,这一连串的事情,一点都不能马虎,若有一步搞错了,就可能前功尽弃,功夫白费了!
      
      中午就要来新朋友,这会儿先养养精神再说!
      
      “啪啪……”一阵有节奏的掌声传来,隔壁教室开课了,大家在欢迎主持人入场了。
      
      “亭亭白桦,悠悠碧空
      
      微微南来风
      
      木兰花开山岗上
      
      北国之春天
      
      啊……北国之春已来临
      
      城里啊知季节变换
      
      不知季节已变换
      
      妈妈犹在寄来包裹
      
      寄来寒衣御寒冬
      
      故乡啊故乡
      
      我的故乡
      
      何时能回你怀中
      
      …………”
      
      附近教室里传来了男高音《北国之春》,蒋大为来了吗?这曲调拿捏得这么准!听这歌声,年轻人的声音!李飞超喜欢这首日本北海道民歌,况且这位年轻人又把这首歌唱得这样动听!
      
      霎那间,李飞的心跳频率也随着那歌声一齐起伏,他的内心似乎和歌声产生了共鸣,让他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
      
      李飞坐起身来,锁上门来到教室门口,只见讲台上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阳光大男孩,标准的军人脸,浓眉大眼,一米八几的个头配上他那一身军服显得更加魁梧挺拔。
      
      再仔细听他的歌声,歌声里流露出一种矛盾,也有伤感、眷恋、遗憾和幻想。他的歌声与下面的坐着的聆听者产生了心灵撞击!发生了强烈的共鸣和互动,好多聆听者的身子有意无意地随着他的歌声有节奏地扭动。犹如一只蝴蝶翩跹起舞于草原中,追随着醉人的音乐翩翩舞动,共同融入了同一副美景中……
      
      接下来这个阳光大男孩军人开始分享他进入这一伟大事业的经历,他是在今年九月份休假期间被一个同学介绍到这里来的,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离开这个地方,他说:“……我有一个月的假期,上个月回来休假,本来假期过后,我应该返回部队的,继续我的军人生涯,可是到今天为止我已经超出假期整整十二天了。我也知道,军人有军纪,超过假期不返回,部队会把你当做逃兵论处。当逃兵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假如在战争时期逃兵的下场就是一个字:死。在现在的和平时期,轻者回部队自首接受关禁闭。情节严重者可能会被判刑!
      
      假如我不回部队自首的话,我在地方上就没有户口,因为现役军人的户口在部队里。朋友们,你想一想,现在如果一个人,没有了户口,没有了身份证,能做什啊!?找工作,买房,坐车等等之类的,哪一样不要户口、身份证!没有了户口一辈子都会被连累。
      
      有人问我恨不恨当初拉我进来的人,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们:我不会恨他的,我不但不恨,我还要感谢他,是他让我认识了这么好的事业,是他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挣钱机会。
      
      为什么我宁愿当逃兵也要坚持这个事业呢,因为我看到了这个事业的伟大,看到了这个事业的魅力,看到了这个事业的希望!啪啪……”随着他的领掌,教室里想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接着在主持人的介绍下,又上来了一个军人,个头虽然没有刚才的那位高大,但也是精神伶俐,和刚才的一样,也是逃兵一个,他说他的部队已经给他联系过,让其赶快归队,否则部队会派来人强行将其押解他回部队并接受处罚,他说他宁愿接受处罚也要做这个事业……
      
      最后他呼吁:“朋友们,还犹豫什么呢,,有自由的你们还不赶快抓住上天赐给你们的这个极好机会,朋友们,放手来干吧!啪啪……”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听到两位现役军人的分享,李飞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传销的魔力大到足以让军人当起了逃兵!要是军人都如他们两个的话,那我们的疆土谁来守候,当敌人来犯时,谁去拿起武器将来犯者赶出域外!此刻李飞有些后悔了当初的选择,并有些憎恨这一“事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