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

    可调式电动悬挂起重机出口奥地过年啦!过年啦!忙碌了一年,今天是2011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就忙

  •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

    男人有事业女人会持家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

    我也相信租房的随意和惬意有人用图片、数据、公式来分析买房和租房的差别,十年房租可以付

  • 新闻中心


    一天,一月,一年,人多一生就这样过去

    时间:2017-09-09 14:17

    两个人,出出进进,形影不离,连买菜也非要一起。朋友笑他有“恋妻综合征”,他亦不恼,大大方方承认。
        我不好意思,再买菜,让他一个人去,他说,一个人多没意思啊,同去同去,两个人可以说说话! 二十多年的夫妻,有什么话可讲?就给他讲一些小故事,或者听他侃大山,没话的时候
     
    ,就只是走路。
       
     
        偶尔也会生气。气急败坏地对他喊,真想狠狠骂你一顿!他立马两眼放光,连声说:快骂快骂,让我听听你怎么骂人。我寻思半天,找不出一句合适的,只好悻悻作罢。
        只有一次,他惹了我,我大恼,一腔愤怒委屈堵在胸口,团团打转,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气得在书房里捶胸顿足,他却一味嬉皮笑脸,推诿搪塞。丫头在客厅看电视,起初只是冷
     
    眼旁听,忽然疾步走入书房,说,我妈太笨,不会吵架,有理也说不出,只会生气。我今天就来主持个公道!接着噼里啪啦说了四五条,条条直击要害,句句鞭辟入里,直把他说得张口结舌
     
    ,无言以对。
        看他气焰顿消,垂头丧气,我破涕为笑,像三伏天吃了块冰淇淋,从头爽到脚,抱着丫头连喊,救星,救星!至于为什么生气,倒忘了。
        在丫头面前,他彻底成了没脾气的人。
        丫头上学后,有时看着电视,他会忽然蹦出一句:“想小坏蛋了!”——小坏蛋,是他对丫头的昵称。
        于是两个人开始拿出手机扒拉微信,看丫头有没有新动向。如果没有,就鼓动他快发红包——在只有我们仨的家庭群里。丫头看到红包,忍不住来抢,被我们逮个正着,就聊几句。不过
     
    是寻常的话,天气如何,冷不冷,学习紧张否,最要紧的一句话,是钱够不够花?
       丫头说,不太够啊!他立马紧张起来,催促我,赶快汇钱,别让丫头受委屈!
       我说,寄一千吧!快放假了,一千就够了!他说,一千怎么够,怎么也要寄两千!
       我通过网银给丫头汇钱,他踱过来,说,在备注里要加上一句:是老爸说让寄两千的,你妈只舍得寄一千!
        我口头答应,心中说:切~~!还玩小伎俩?我才不傻呢!备注里什么都不写!
        他想丫头,可是丫头打电话来,他又总是说两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电话转交给我,让我和丫头聊,挂了电话,他又凑过来,问电话里和丫头说了些什么。
     
     
     
       我不说,看他着急的样子,很好玩。
        他还有更好玩的地方。一个敦敦实实的大男人,却娇气。
        他身体算好,连感冒也少见。偶尔感冒一次,在他,就是了不得的大事儿。
        有几次,我下班回家,推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正纳闷儿,定睛一看,那人躺在沙发上,身上严严实实地捂着一个大被子。
        我吃了一惊,赶快问他怎么了。他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抓住我的手,按在他的额头上,万分委屈地说:我病了,发烧了!
        发烧?多少度?量过了吗?
        量过了,37度。可难受啦!说这话的同时,他哼哼两声,以示所言属实。
        我连忙说,吃药了吗?没有的话我去给你买药。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做着饭,心里暗想,不就37度嘛!37度也算发烧?但想是想,不能说,说出来,某人会伤心。
        此后的两天,我将从公主变成奴婢,他从仆人变成王子。
        王子说渴,我就得赶紧给他倒水。王子说想吃水果,我就得乖乖给他削苹果,王子说陪我说说话,我就得很温柔地坐在他身旁,慢声细语地和他说话。
        在这期间,王子的咯吱窝里会经常夹着一根温度计,几乎不间断地测量自己的体温,甚至连上厕所都不舍得放下。
        不能笑,但有时还是会忍不住,哈哈哈狂笑几声。他就很受伤地看着我,说,我病了,你还嘲笑我!
        他的表情,让我想起丫头对他的一句经常性评语:呆萌!
        于是更想笑。笑完再安抚他,给他端水削水果。
        过一天两天,烧终于退去,他伸一个懒腰,说,好了,不难受了,明天我接着做饭!
        于是一切如旧,周而复始。
        。